快捷搜索:

《八月》40年——法学与纠正开放同行,守仁先生

一部典雅庄重、殷盈大气的《世界美文观止》 来到我的书桌上。沐手展读,内心一种神圣之感油然而生。此乃京城“四大名编”翘楚、年届八秩的张守仁先生倾其一生的呕心吐胆之作。 守仁先生以高卓的眼力,从上百国家、万余作品中,焚膏继晷,历时二十春秋遴选出160篇美文,分上下两部,各代表东西方文化。两部之间又互有渗透,恰似人的左右半脑之间有“脑桥”沟通。西方文学中有阿根廷作家豪·路·博尔赫斯的《〈聊斋〉序》;东方文学有徐志摩的《我所知道的康桥》、胡适给在美留学的《致吴健雄》、龙应台送儿赴美的《目送》。守仁先生曾感叹地对我说:“博尔赫斯对《聊斋》的理解甚至比我都深刻。”博尔赫斯极其热爱中国文化,晚年专门拄着一根中国手杖,他深情地说:“我看着那根手杖,觉得这是筑起了长城……”他敬仰庄周,喜读《论语》,熟读《红楼梦》(甚至数得出书中421个人物,189个女性、232个男性),尤其热爱《聊斋》,一直想来华参观兵马俑。展读至此,在我脑海中浮现了这位瞽目老人竹杖麻鞋、云游中国的飘渺身影。 一部里程碑式的 《观止》编成了。守仁先生在电话中不无伤感地说,“这本书编完,我觉得自己像个空壳子了”,颇有点杜宇泣血般的悲鸣。他确实是把自己毕生所积累的精神宝藏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他的读者,还极为坦诚地介绍了他的阅读心得:“几十年来,不管多忙,我每天必读一篇美文,以熏染我的灵魂,浸润我的情怀。”如同蜂飞千里酿蜜一盅,守仁先生退休后倾其全部时间精力,将世界美文精华浓集于一册,以便让他所深爱的读者“一册在手,尽览天下精华”。这也许就是他编选本书的终极目的,为此他还将其金纸白字郑重地印在了封面的背页上。 守仁先生一辈子从事编辑、写作、翻译工作,五十余年“结识了数百位作家”,漫眼当今文坛脉络如观自家掌纹。能如此高瞻细察,纵观文学全景的如今又余几人? 最为难能可贵的是守仁先生永远保有一双“平视”的目光,不管作者来头多大,名气多响,权威多重,他一律“平视”!有了这种平视他才能恪守自己的既定标准,并以“刚性”尺度审书、评文、品人。哪怕是权倾一时的重量级领导他也都能持同等标准,并以平等的人格,彼此互相尊重。比如曾任文化部长、中国作协副主席的王蒙,他在《与王蒙的交往》一文中说:“写王蒙我一直没有勇气。为什么没有勇气?因为他太聪明、太机敏,记忆力太好,我不是他的对手。”“他是一条大鱼,畅游在当代文学之海里,逮住他很难。”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平等的视角,“人熟了,互相推心置腹不设防,谈话也就随便了”。当然,王蒙先生对他也同样是“平视”。他评价守仁说:“他是一位和善而又顽强的编辑……他不吵闹,不神吹冒泡,也不是万事通、见面熟的活动家,但他自有他的无坚不摧的活动能力。” 作为文坛伯乐,发掘新人似乎也是成就守仁博得名编桂冠的重要因素。守仁先生在其一生编辑生涯中挖掘出多位独步文坛、至今实力不衰的作家。现任中国作协主席的铁凝就是其中的一位。她曾在《吉祥〈十月〉》一文中说起过:“写 《没有钮扣的红衬衫》时,我尚是一名业余作者,在一家地区级杂志社当小编辑。但《十月》的编辑老师并没有漠视一个年轻的业余作者,他们将 《没有钮扣的红衬衫》以头条位置发表。”铁凝文中提到的这位《十月》编辑就是守仁先生。当年所约文稿正是那篇《没有钮扣的红衬衫》,不仅上了《十月》头条,还获得了全国第三届优秀中篇小说奖。据此改编为电影的《红衣少女》,又拿了“金鸡奖”。 最能体现守仁伯乐精神的莫过于让如同“出土文物珍品”的作家余易木跃登文坛。早在多年前守仁先生就曾充满激情地向我讲述过这位文学奇才———仅以一个短篇、一个中篇就成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真可谓绝无仅有。余易木精通法语、俄语、英语,原本在一机部机械科学研究院当翻译。因对当时选派留苏生出国的方法略有微词而被打成右派,发配青海。在极其艰辛潦倒的生活中写了短篇小说 《春雪》,雪藏二十余年,1980年春天经一位作家朋友转交到守仁先生手里。在一篇《文坛英才》 里守仁先生记述了自己当年编发时的情景:“看后眼睛一亮,建议立即发稿,安排这篇《春雪》发表在《十月》1980年第3期上,我们尊重作者的意愿,发表时绝不改动原稿中的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并在文末署上‘1962·8·西宁’的写作日期、地点以完全保持文本的原貌。”守仁先生认为,这是一篇远比“伤痕文学”深刻的绝佳作品,只可惜发现得晚了一点。半年后余易木又寄守仁先生一部早年旧作———中篇小说 《初恋的回声》。守仁先生又立即一字不改地编发于《十月》1981年第2期,仍用原来的写作时间地点。是守仁先生发现了这匹文坛黑骏马,可叹的是,这匹黑马多年来由于磨难深重早已形销骨立,羸弱不堪,在正可大展身手之际,于1998年溘然谢世,享年仅61岁。 《世界美文观止》 是守仁先生毕生文学生涯的结晶,是献给汉字文化圈最珍贵的文字瑰宝。相信这部书是可以传代的,会像古代经典选本那样流芳百年。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适逢首都大型文学期刊《十月》杂志创刊40周年,庆祝《十月》创刊40周年系列活动隆重开启了第三届“十月文学月”。

中篇小说;创刊;改革开放;作品;文学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适逢首都大型文学期刊《十月》杂志创刊40周年,庆祝《十月》创刊40周年系列活动隆重开启了第三届“十月文学月”。8日上午,“《十月》40年——文学与改革开放同行”《十月》创刊40周年成果展正式亮相,以文学的方式向改革开放四十年献礼。展览集中展出了《十月》杂志创刊40年来的主要作品、社会荣誉、所刊发作品的获奖情况和影视改编情况,以及各时期重要文学活动、作家题词等内容,全面展示了《十月》杂志40年的辉煌成就。8日下午,“《十月》创刊40周年座谈会”举行。王蒙、李敬泽、李存葆、谢冕、舒婷、梁晓声、周大新、叶广芩、刘庆邦、欧阳江河、孟繁华、林白、肖亦农、方方、陈应松等作家齐聚北京,共同庆祝《十月》创刊40周年。

应国运而生

“《十月》应国运而生,恪守天职,精心办刊,汇聚名家,不薄新人。为时代和人民立言,无论四季,总有丰美收获。”这是中国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铁凝为《十月》杂志创刊40周年专门题写的贺词。

1978年,在北京市崇文区东兴隆街一栋旧式木楼里,一本名为《十月》的大型文学期刊悄然面世。

创刊号刊发的作品散发出强烈的时代信号。茅盾、臧克家、杨沫等文坛大家以文学宣示,刘心武的中篇小说《爱情的位置》和“学习与借鉴”栏目中久违的中外经典文学作品,无不昭示着中国当代文学划时代的告别与开启。可以说,《十月》选择一个特定的历史节点华丽登场,可谓开风气之先。《小镇上的将军》《蝴蝶》《相见时难》《高山下的花环》《黑骏马》《北方的河》《没有钮扣的红衬衫》《绿化树》《腊月·正月》《花园街五号》等一系列大家耳熟能详的名篇相继推出,不断引发读者的阅读热潮。

曾任《十月》主编的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十月文学院院长曲仲在发言中谈道,《十月》以文学的方式记录了改革开放的中国,见证了中国新时期以来文学的涅槃,发表的许多优秀作品至今还为人所称道、回忆并珍惜。《十月》的荣誉和成绩凝结着党和人民的亲切关怀,凝结着几代文学家、翻译家、出版家和众多编辑发行人员的艰辛努力。

好作品、好编辑、好刊物

作家王蒙回忆起《十月》创刊之初,他的住所离杂志社很近,作品写完后连寄稿子的邮票都不用,步行过去把稿子送到编辑部,所以感情也就非常近,关系非常密切。“十月的光辉永照我心”,写下祝福,84岁的他表示对《十月》初心未改,还将继续给《十月》投稿。

《十月》的作者阵容可谓名家荟萃,但《十月》并非只重名家,事实上,许多名家是以年轻作者的身份初登《十月》的。如铁凝在《十月》头题发表中篇小说《没有钮扣的红衬衫》时,年龄不过二十多岁。她曾以“对年轻人厚道”来形容这份杂志。《十月》首任主编苏予退休后曾反复叮嘱看望她的编辑部同事:发现年轻作者是《十月》历来的传统,这个传统一定不能丢。1999年,《十月》开设了“小说新干线”栏目,每期推出同一位年轻作者的两篇小说作品,并配以点评。在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大型文学期刊中,这种做法应属首创。2015年《十月》推出“十月青年论坛”,旨在创造以杂志为平台的文学公共空间,围绕《十月》刊发的重点作品,提出文学新话题,探讨文学新现象。

莫言以“繁华大地 锦绣文章”八字作为对《十月》的生日祝福。“一个作家的地位是靠作品来确定的,一个刊物的影响也是靠作品来制造的。一个刊物的装潢再美丽,主编再有名,稿费发得再高,如果发的不是好作品,那也没有用。”莫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十月》能够取得那么大的影响,在作家们和读者心中有那么高的地位,就是因为它发了一系列的优秀的,乃至是伟大的作品。

改革开放40年文学的缩影

《八月》40年——法学与纠正开放同行,守仁先生又立即一个字都不改地编辑发表于《五月》壹玖捌伍年第2期。作家趣事可以诠释《十月》的社会影响力。据作家方方回忆,她1978年在武汉大学求学时,曾参加一次校内竞赛,奖品就是刚刚出版的当期《十月》杂志。文学评论家孟繁华在《十月》创刊40年之际执笔写下长文《〈十月〉:改革开放40年文学的缩影》,他尤其注意到从创刊至今,《十月》对我国中篇小说发展所作出的贡献:《十月》发表的中篇小说获得的全国性奖项(“鲁迅文学奖”和“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有19部之多。更重要的不是数量,而是这些作品的巨大影响力,如王蒙的《蝴蝶》、铁凝的《永远有多远》、邓友梅的《追赶队伍的女兵们》,刘绍棠的《蒲柳人家》等。21世纪以来,《十月》仍是中篇小说的主要阵地,刘庆邦的《神木》、叶广芩的《豆汁记》、吕新的《白杨木的春天》、蒋韵的《朗霞的西街》、方方的《涂自强的个人悲伤》、弋舟的《而黑夜已至》、石一枫的《世间已无陈金芳》、陈应松的《滚钩》、罗伟章的《声音史》等都是我国中篇小说领域重要收获。

“一份刊物能够在波峰潮涌中巍然屹立,既能够引领文学潮流,又保有自己独特的文学风貌,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这个意义上说,《十月》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文学的一个缩影。”孟繁华认为。

记者 饶翔

作者简介

姓名:饶翔 工作单位:

本文由澳门浦京赌场娱乐场发布于澳门新蒲京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八月》40年——法学与纠正开放同行,守仁先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