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语言、意识与诗歌的关系,你确信诗歌是小众的

梦一样纠缠、云一样悱恻,诗人内心众多的“确信”。企图打开它像打开一条鱼。 你确信诗歌就是担当与使命,就难以容忍春花秋月、云淡风轻;你确信诗歌等于“崇高”,就难以认同生命的个别体验与多元性;你确信诗歌是小众的贵族的,往往漠视好诗歌是共通的这一基本事实;你确信诗歌就一个字“真”,往往放弃艺术的“转换”;你确信圆熟的诗歌就是生活本身甚至夹带几分原始的龌龊,往往对优美与高贵嗤之以鼻;你确信诗歌是语言的极致或意外,往往忽视思想的发现,钻入卖弄刻意的小格局,不再好好说话。 一位写诗的朋友执着地“确信”,好诗的惟一标准是中学生普遍读得懂普遍喜欢并且能流传千古。但终不能让我们相信,中学生这个主体群落的“喜欢”能代表其他一切主体群落“喜欢”?世界尚只向中学生敞开了浅层和部分,他们的经验和情感限制着他们的理解和判断。现代诗确实做不到“流传千古”,因为我们活在当代,但经典确实存在。 我们总倔强地渴求一个明晰的“好”“坏”界限、一个明确的诗与非诗的界限。真实的世界并不让我们如愿以偿。事实上,每一个概念越离开它的核心向外扩展延伸就越逐渐变得模糊,直至不知不觉进入另一个概念范畴。概念之间的碰撞、渗透,演绎着物、人、事件、背景之间界限的互补互通,铺陈着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矛盾定律。二律背反,乃至交媾为一个新的概念。真相扑朔迷离,我们却如此自负地各自“确信”,平添许多纠结。 诗歌既不能告诉我们一个完整的故事,也不能从容地为我们演绎一个伟大发明。是什么让诗歌牢牢抓住我们的心并最终化解“确信”之间分崩离析的危险?它便是一个广袤的经验、一个伟大的虚无:智慧。它穿过重重迷雾,洞悉生活本真,为我们在阡陌中把握方向,保持热爱、恒守幸福。它若即若离站在有缘的背后,指点迷津。它花开日出、石破天惊电闪雷鸣秋水长天,它是一种意外、速达、微妙地化解和把握事物的能力。它是人类的本质力量,它让诗歌充满魅力。 诗歌须臾未曾离开过人类文明。假如我们需要诗歌如灵魂需要宗教,那么诗歌本身也需要救赎。这个神明就是安栖在诗人三昧五官和神经末梢的智慧。诗歌剥离了智慧,除了冗长的故事、枯涩的教义、平庸的经验以及一再的复制,将一无所有。智慧天光的诗歌如瀮如酿如钻如炬,慰抚和照亮我们内心的黑暗。我们期待真知真义真性情,我们期待知音福音天籁之音,期待智慧的光辉掠过诗歌。 我们内心的种种“确信”,往往照顾了前者忽略了后者,或关注了后者摒弃了前者。事实上,“以我手写我心”,心之所向,皆可入诗。正如为天地之母之大道,老子认为它无处不在,在高庙之中,也在“蛆虫”“便溺”之中。关键在于你是否悟解并化解了它们。遗憾的是,比如一些“下半身”写作,既不“化”也不“悟”,除了直白与粗鄙,只能让人备感堕落迷茫。 相信我们的每个“确信”都是正确的,譬如象腿看上去真的是柱子。诗人须有担当,但秋虫夏草、风花雪月未必不是生命万象;诗歌当向上向美,忧郁颓废苍白色情讥讽幽默沮丧调侃诅咒乃至绝望未必不是世态并蕴藏审美意义。好诗肯定为“小众”青睐,但“姐姐,今晚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想必大中学生、公交车售票员银行职员纺织女工武警战士采茶姑娘也一定喜欢。诗歌须“真”,私房钱是真的,但未必是诗,成熟的作品如大地多彩,平庸、琐碎中发现美并叙以干净的语言应该是一种能力。语言是诗歌的生命,思想的新发现和觉悟是生命的灵魂。 智慧是传达诗歌密码的鸽子。它轻盈跳跃、迂回睿智、举重若轻,率真而灵动,宽泛而准确。它和矫揉造作、晦涩生硬、空洞粗鄙毫无关系。 当我们会心一笑,便是智慧在挑拨诗艺与诗意这对孪生兄弟。我们痛苦愤怒和无奈,是因为偏颇、愚蠢、荒谬、低俗和平庸混迹于诗歌与世界。 或许,我们内心的“确信”与困惑,真的需要智慧在高处如夜行需要灯烛。澳门浦京赌场娱乐场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澳门浦京赌场娱乐场 ,好诗的诞生,无一不是语言与心意水乳交融的结果。没有合适的语言载体,再独特的意识、灵感甚至新鲜经验,也不过是在大山上挖起的一锹沙土,不是泥塑,更难以成为黄金;而如果没有主见,最聪明出彩的语言表达,充其量也只仿佛一架纸飞机,徒有外壳,引不起人们内心的震撼与共鸣。或者尽管可以是诗,但与人们所期待的好诗相距甚远。譬如某些“废话”:“下雪了,我披上棉袄,走在解放大街,然后,走着。”唯有语言与意识的自觉融合,才可能产生深刻隽永的诗句。 语言、意识与诗歌的关系,难于梳理,但又必须梳理。因为它不仅关涉诗歌是什么,还关涉诗歌写什么和怎样写。诗歌从自然的模仿,到作为诗人感情和思想的抒发,再到语言的形式与结构,这个过程中,语言逐渐从介质和工具,上升为诗歌本身和诗歌目标,语言在诗歌中获得了超越它本质的地位和荣誉,并进而呈现出某种神秘化的趋向。这种把艺术的创作主体即人尽量遮蔽,把诗和语言向客观化推进的努力,能否让诗歌记得它自何处出发,以及将去往哪里? 这里涉及了一个认识判别的误区。与其以为语言有这么重要,毋宁说是意识层面——突破经验对于我们来说太难了,使得我们不得不回到语言外壳上打主意。经典作品无不是语言智慧与独到经验的一次完美结合。同时“语言”即是“思想”,二者早已互为彼此。即便是信手拈来,也是灵感借助于长期工匠般训练的语言自觉。伟大的诗作都提供了这样的范例。成熟诗人的语言都不是问题,为什么作品还是有优劣之分?差异最后还是在“意识”层面上。因此,在这个意义上说,“诗到语言为止”是思想的懒汉或者懦夫。“姑娘好像花一样”这样天才的比喻,本质是意识在起作用,绝不是单纯的语言问题。诗人首先应该是生活大师和思想家。 瓦雷里认为,诗人的主观努力才是好诗的保证:“神明亲切地无偿送给我们某一句诗作为开头;但第二句要由我们自己来创造,并且要与第一句相协调,要配得上它那超自然的兄长。为了使它与上天馈赠的那句诗相当,运用全部经验和精神资源并不为过。”我们在写作中必须进行大量思考、决定、选择和组合。由于诗人不依赖灵感,而运用抽象思维字斟句酌,诗歌创作就成了艰辛的劳动,诗人形象也发生重大变化:不再是沉醉于迷狂、“总是在昏热的夜晚拈诗一首”的“蓬首垢面的狂人”,而变成了“近乎代数学家的冷静的智者”“精炼的幻想家”。 语言“将来自灵魂并为了灵魂,包容一切:芳香、音调和色彩,并通过思想的碰撞,放射光芒”。一边是诗人驿动的内心,一边是身外安静的语词,二者的蜜月,便诞生了诗的华章。这是神秘的缘分,更是自觉的语言训练与强大的理性积累遭遇,而迸发出的灵感火花。在此诗人的天分、才情处于从属地位。 一首诗歌的降生,首先孕育于作者的诗情萌动,如憋红脸的母鸡到处找窝。诗人调动诗情、组织诗语,激发诗思、呈现诗美、畅达诗心,最初的诗情经过深思熟虑后转化为诗语。海德格尔的“语言自我生长”,更应该理解为这样一种“心意动而语言成,心意指而语言去”的诗歌语言。 诗人是语言的主人,而不是其奴仆。离开诗人的生命体验和情感,所谓“纯诗”只是幻想的花朵,“零抒情”只有在反对矫情、浮华的意义上才有价值;语言归根到底是思维的外壳、媒介与工具。唯有被感动,并产生了新的判断、新的意识、新的意蕴、新的经验乃至新的血肉,语言才显得举足轻重;特别的感受,理念的飞跃和升华,需要有新颖、别致乃至意外的创造性的语言来与之匹配。这样的“语言”与“意识”,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诞生出了心中的诗章。 澳门浦京赌场娱乐场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本文由澳门浦京赌场娱乐场发布于澳门新蒲京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语言、意识与诗歌的关系,你确信诗歌是小众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