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瓦尔登湖》是梭罗带来人类的本来之音,真正

一个人,当他面对思想,当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并且认真加以关注的时候,心灵和身体便更加接近自然。它们彼此之间相靠得是那么近,互相依托着。“心灵入睡了,好像根本不存在。”它像呼吸一样,缓慢地散布在林中湖面的每一个角落;它回到了老家,穿上自己的衣服,成为它自身,像它自身那样存在着。《瓦尔登湖》是梭罗带给人类的自然之音,这声音透过世界的表层占据着人们心灵的位置。 我这样想象着《瓦尔登湖》进入人们心灵的整个过程。诗人海子当年怀抱着它,这位在我们生活世界的深处,呈现本质元素的天才歌手,携带着它返回了大自然。我感到梭罗之音,源自于风的琴弦之上。它那么柔和,像一阵气息,只要轻轻拨动一下,湖面便会泛起层层涟漪。《瓦尔登湖》与海子,让我想到世界的绿地,仍然有雪白的绵羊,它们吃着清淡的素草,偶尔 “咩咩”叫几声,从不与谁争斗,但终又无法逃过注定的命运。他们的存在使朴素、善良、平静的精神情怀得以延续。在更为险恶的世事中,究竟有什么必须用胸怀和双手,才能承载。 《瓦尔登湖》也许是自然的馈赠和恩惠。我怀着敬畏的心情,在西安的大小书店和街头的书摊搜寻着它;近8年的时间,在我去过的每一座城市和乡村,这样的过程从未间断。我向着它一步步走近,感觉到它放在一个有玻璃拉门的书橱里,山羊皮做的封面,充满着对自然和人类的感激、爱戴和热情。 它尊重我个人的内心情感,即使那情感是卑琐的,因为它是向善之举,是人道。它丝毫不做出损害;它爱自然,爱天底下所有的人,包括穷人和富人;它怜悯恶,宽容所有的过错。在走进《瓦尔登湖》的漫长历程中,我的头脑充满着这样的想法。 我曾经想象《瓦尔登湖》是一座圣典,在没有信仰的年头,我的想法更加清晰可辨。我和喜欢它的人们,手拉着手,围绕着它,整日整月整年走在它的周围,狂热地追逐着能使我们心清耳静的精神和理想。它不是以语言形态的方式存在的“经”,它只是一种气息,清纯得连味道都没有。 它让我们在信仰的狂热中保留分寸: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想到了弗雷泽先生的《金枝》。他写作《金枝》的同时,也呼唤和创造了一只攀折它的无形的圣手。世界的花枝和手,只要有这两样东西,它们便带出精神与想法,以及生活和宗教所规定的“功课”。当一个人行走,当人寻找并决意要使自己的心灵和身体贴近某个地方,他便放逐身体和各种欲望追随自己心中的念想。这时他还需要什么呢?金钱也许对他来讲是另一种需要,但是,谁又能使他在金钱面前弯下腰,低下自己的头。钱也许不是最终拯救人的道路,正像精神同样不是那样。精神的作用在于能够引领我们,朝向更为广泛的领域,而人们有能力在这一过程中,冷静地保持住自己。 在寻找《瓦尔登湖》的路途中,我想到了加缪那本《西绪福斯的神话》,还有威士登女士的《圣杯传》。他们为人们提供了生活中的正义和反抗者的形象与神话。《瓦尔登湖》似乎什么也不说,它只是让自然像它的本身那样呈现。不了解自然,人便一无所知。 在当代最伟大的思想家、理论家笔下,关于人,他们的结论总是:没有出路。我们看到了荒诞的一幕,残酷的一幕和支离破碎的一幕,这可怖的一切确实都与人有关,实际情况往往甚于文字的记述。尽管现实的或文字的图景涉及人类的部分都不容乐观,但我们没有理由放弃 , 更没有理由在人所站立的每一个点上后退半步。世界上有一个地方和一本书,它的名字叫《瓦尔登湖》。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属于梭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吗?那一方宁静的田园风光随他逝去了吗?如今的我们向谁去索要本该属于我们精神与现实世界的“瓦尔登湖”呢?

  千百年的回眸,梭罗笔下的瓦尔登湖也是对历史的一种平视。湖水清澈,鱼儿畅游,小船荡漾,湖边枫叶渐红,还有湖畔的那间简陋的木屋,多么惬意的一幅山水画,王摩诘的追求也不过如此吧!自然的舒畅感悠悠的渗透进人们的筋骨中,一种宁静致远的感觉油然而生,慢慢的修复着我们在外面世界上心灵所受的创伤,这或许就是大自然的其妙力量吧。

  在那个科技迅速崛起的年代,在那个金钱至上的时代,在那个人们对自然渐渐失去敬畏的年代,梭罗停下行走的脚步,只身来到瓦尔登湖畔隐居,他是多么的“任性”,多么的崇尚心灵的自由。“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清风明月是中国诗人表达宁静的一种寄托,在大洋的彼岸,又何尝不是梭罗对大自然的一种希冀呢?

  一

  梭罗在那里住了两年两个月又两天,似乎有好事成双的意味在里面。他作为超验主义者,将自己的哲学身体力行。穿着半新不旧的衣服,吃田间的马齿苋,玉米饼面包之类能勉强维持温饱的食物,住着简陋而又小的可怜的木屋子,生活极其简朴,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接近了自然,他获得了许多,他欣赏了到瓦尔登湖美丽的风景,结交了许多动物朋友,认识了淳朴的农民,日子过的简单宁静而快乐。

  简单宁静而快乐,很多人对此嗤之以鼻,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引无数人为之向往。无数学子孜孜不倦,有几人真正的能免于世俗。谁能真能的放下学业、工作、金钱、权势去追求所谓的瓦尔登湖使的生活呢!或许很多人一开始就错了,认为我们应该学着梭罗,真正的隐居在大自然中才能获得所谓的感悟。我们很多时候读书并不是学习知识,而是让自己的心灵获得洗礼。书中的世界为何能让我们如此沉醉,还不是俘获了我们内心的那一点点本真吗?有的时候,工作的时候累了,喝杯茶、散散步、读读书、聊聊天不也是很好吗?我们身体的疲惫得以缓解,心灵有时也会越来越轻松。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道,伯夷、叔齐“不食周黍”,老子“骑牛西行”,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这是他们的道,前几天某男子放弃百万年薪隐居终南山,依旧是他的道。道无所谓对错,只看个人,现在他觉得也许是对的,一段时间后他也许觉得是错的,人生不过几十年,到真正的逝去又有几人觉得自己是真正的对呢?

  二

  梭罗崇尚自然,与自然交朋友,与湖水、森林和飞鸟对话,在林中观察动物和植物,在船上吹笛,在湖边钓鱼,晚上,在小木屋中记下自己的观察和思考。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他做很多遍也不会觉得无趣,一个人总要学会随遇而安,这是个贬义词,但真是如此吗?一个不知所以然的争论非要整出个是与非来,有必要吗?我们何不把它放置在心灵的角落里,随时间慢慢风化,人积极些总是好的,有时候放下所谓的面子,忘记周围的种种琐事,去窗户边吹吹风,听首动听的音乐,让心与身和谐起来,聆听所谓的大道之音。

  “最富有的时候,你的生活也是最贫穷的。吹毛求疵的人即便在天堂也能挑出瑕疵。一个安心的人在哪都可以过自得其乐的生活,抱着振奋乐观的思想,如同居住在皇宫一般。犯不着千辛万苦求新,无论衣服还是朋友。把旧的翻新,回到它们中去。万事万物没有变,是我们在变。”的确,梭罗对生活的看法影响至今,何必把外界的因素看的那么至关重要,安心就好,心灵是一个人的主导,身体只是一个躯壳,一个人生存的标志就是灵魂的自主性,灵魂上的安详,使我们面对新事物时少了紧张,多了新奇、快乐感。

  他的朋友爱默森这样说他:“很少有人像他这样,生平放弃这样多的东西。他没有学习任何职业;他没有结过婚;他独自一人居住;他从来不去教堂;他从来不参加选举;他拒绝向政府纳税;他不吃肉,不喝酒,从来没吸过烟;他虽然是个自然学家,却从来不使用捕机或是枪,而宁愿做思想上与肉体上的独身汉。”人的欲求,常常需要在与别人的社会交换中得到满足。为了能一个个地扔掉易拉罐,一件件地买进并非必需的衣服,我们终日劳作,把自己的每分每秒都标价出售。这时,如果有一个人,他宁愿满足于最低限度的温饱,甚至不惜适度地忍饥挨饿,而拒绝将自己的生命切割下一大块,以换取能够满足种种物欲的金钱,那么比起他来,我们到底是富有,还是贫困?作为人,当我们不是欲求的奴隶时,才可能看护好生命。

  三

  瓦尔登湖的神话代表了一种追求完美的原生态生活方式,表达了一个对我们当代人很有吸引力、也很实用的理想。这个典范在今天对我们更具有生态学意义,如今的生态已经严重失衡。全球化的变暖已势不可挡,雾霾天气频频来袭,PM2.5横行无忌,人类是否将一步步将自己带向毁灭。瓦尔登湖的天终究有一天也会变暗吗?梭罗的精神印记有一天将会被人遗忘吗?或许梭罗在那个时代就已经意识到了生态平衡,天人合一的境界并不是在那个玄而又玄的道家典籍里面才会有吧,每个人对自然发自内心的亲切,去感悟自然,我们或许就会体会到大自然的神奇力量了吧!自然之力孕育了新生、毁灭、温柔、狂暴。一切的一切又是那么神奇。

  四

  梭罗终究还是逝去了,一个人还是抵抗不了自然的力量,然而梭罗的灵魂与自然产生了共鸣,他的精神随着轻风飘散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他得到了真正的超脱。

  我们大多数现代人都被家庭、工作和各种物质需求所因,失去了精神追求,过着物欲的生活。这样真的好吗?就好像一个失去了情感的人,只依靠着本能生存,这样的人生还有意义吗?我们失去了精神的寄托,站在灯火阑珊处,举目四望,去无家可归,人活着,有的人要出人头地,有的人默默无闻,有的人受尽苦难,有的人慵懒活过。这又如何,每个人既然存活于世,快乐是每个人都渴求的,梭罗的精神世界或许我们永远无法窥探,但何不学会亲近自然,拥抱自然,从自然中得到点滴共鸣,找寻自己生命的意义。

  “瓦尔登湖”太美了,如果只是单纯的去瓦尔登湖,并且没有读过梭罗笔下的另类《瓦尔登湖》,你可能觉得这里的自然风光十分美妙,是一个休闲度假的好地方,呼吸着清新的空气,领略大自然的山光水色。当你读过这本书时再去的话,你或许能感觉到梭罗的影子,走在瓦尔登湖湖畔,你会试着去追寻梭罗的痕迹,甚至对那个时代的社会更加的理解,进而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认识。

  闲着的时候,我们翻开《瓦尔登湖》的画面,细细品味自然的清泉;累了的时候,我们依然可以如此,让心灵在湖中畅游,在山间呼啸,身心的疲劳在文字勾勒下的如诗如画般的世外桃源随清风而去;迷茫的时候如此;快乐的时候如此。人的一生或许就是那一池湖水吧!永远只能看到泛起涟漪的湖面。

本文由澳门浦京赌场娱乐场发布于澳门新蒲京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瓦尔登湖》是梭罗带来人类的本来之音,真正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